贺立言 官方网站

http://heliyan.zxart.cn/

贺立言

贺立言

粉丝:867974

作品总数:10 加为好友

个人简介

贺立言,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雅昌书画艺术顾问、漓江画派促进会常务理事、广西美协水彩画艺术委员会委员、广西艺术学院设计学院客座教授、102创意仓库艺术顾问。擅长西洋水彩画,尤其对都市与乡村题材的表现,近...详细>>

艺术家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

留言板

艺术圈

作品润格

书 法:议价

国 画:议价元/平尺

匾额题字:议价

拍卖新高:未提供

联系方式

艺术家官网负责人:钟银才

电话:0592-2116377

邮箱:artist@zxart.cn

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

漓江画派的审美特征与艺术风格初探

   漓江画派的审美特征

 可以说,“漓江画派”这一概念的提出,在理论上廓清了广西美术界发展的方向,使原本散沙一盘的广西美术队伍得以空前的力量集合,表现广西本土美术资源、有着鲜明地域特色的现代南方的新田园诗画风这一审美特征也开始得到国内画坛的认可,使一大批原来就执著于表现广西山水风景的画家更加坚定了本来的艺术探索,并使一些原来以人物画为主的画家也加入了山水风景的探索行列甚至卓有成效。比较典型的是油画家雷波。雷波从中央美术学院高研班时画石膏人形开始,一直被认为是广西人物画的一流画家,但在遭遇生活的不幸之后,雷波画笔一转,把艺术创作的激情转换到令他魂牵梦萦的南方故乡红土丘陵的平凡风景上,而那数十幅近乎疯狂的风景写生作品也给了雷波最好的回报——他第一幅参加第十届全国美展的风景作品就获得了铜奖。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具有浓郁地域特色的广西现代南方新田园诗画风才是广西美术赖以在国内画坛立足的根本,也是漓江画派走向全国、全世界的宽广道路。

  为什么“漓江画派”的审美特征是现代南方的新田园诗画风?我认为,这既是广西人文地理环境和自然生态环境所致,也是时代的必然选择。

  首先我们都知道,“田园诗”是一个古老的文化概念,也是人类世世代代追求的一种文化理想。我国有关田园诗的记载最早可以溯源到《诗经》,当然每一个时代的田园诗都是这个时代文化的反映。中国自秦朝起,超稳定的社会结构时间长达两千多年,因此自《诗经》起,经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散文笔记,直至民国的新文学运动,田园诗和田园理想始终是中国文化的主流,是文人骚客千年吟唱不绝的对象。在绘画上尤其如此。我国直接表现田园诗和田园理想的山水画在晋代就已萌芽,不但在形式上比西方的风景画领先近千年(西方的风景画成为一个独立画种是在18世纪以后),而且成为世界文化中一枝独一无二的艺术奇葩。山水画的主题核心其实就是田园诗,中国的山水画中虽然极少直接描绘田畈庄稼村舍鸡犬,但其中的田园诗境却是千百年来的永恒旋律。这一优秀传统直至20世纪因西学东渐和国内战乱才被以反映社会斗争为主的新文化运动所替代。但即使在田园诗被冷落的时期,绘画上的田园诗画风也一直顽强地生存着。如画家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傅抱石、颜文梁、倪怡德、陈子庄、钱松喦、陆俨少、朱屺嶦、吴冠中等不为时风所左右的田园诗作品,穿透重重历史迷雾,在今天绽放出更加夺目的生命光辉。

  广西美术界在经历了20世纪下半叶的民族民俗猎奇画风和现代派画风之后,重新选择了田园诗画风,既是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继承,也是对21世纪发展、和平、绿色环保的时代主流的主动回应。从自然地理上来说,广西并不拥有东部经济发达地区那么多的现代生活资源,但却拥有其他地区不能替代的堪称“甲天下”的桂林山水和南方亚热带风光。当然,漓江画派的画家们也都明白,任何抱残守缺、不求创新、只会模仿前人风格和古代农耕时代的田园理想是没有出路的。所以漓江画派的画家们都在以不同的风格和形式探索田园诗画风中的现代表现方式,虽然同样表现山水风景的田园题材,但漓江画派的画家们无论从符号、色彩、技法、构图、形式和意境上,都已经赋予了全新的现代生命。在突出现代风格的同时,漓江画派的最大特征就是“南方”画风。生于斯长于斯的南方画家们,对自己身边无处不在的山水风景表现起来得心应手、如数家珍,南方秀丽的青山绿水成为漓江画派画家笔下最常见的题材。同时漓江画派的画家们也清楚地意识到:美丽的山水风景不仅仅是情感的简单符号,而且还是一种特殊审美形象的再次创造。所以,“新”就理所当然地成为漓江画派画家们不约而同追求的目标。不同的表现形式、风格、技法、材料和手段都被画家们充分利用,形成了百花齐放、风格纷呈的生动局面。从这一层面上来说,漓江画派对中国美术的发展作出了自己独特的贡献。


 漓江画派的艺术风格


 提到漓江画派,就不能不提到艺术家黄格胜。作为漓江画派的领军人物,黄格胜的意义不仅仅在于首先画了《漓江百里图》和画了那么多关于漓江的画,而在于创造了一种堪称“漓江风格”的国画山水图式,这种图式风格得桂林大地的涵养,受漓江乳汁的恩泽,加上黄格胜的天赋和勤奋,已经形成了在国内美术界得到公认的现代南方山水风格,并且影响和带动了南方的一大批山水画家,使漓江画派成为21世纪当代山水画不可替代的一个南方流派。

   黄格胜作品的最大特色是写生化和生活化,这也是整个漓江画派艺术风格的最大特征。黄格胜自创作《漓江百里图》起,就明确将自己的创作重心放在广西,尤其是广西北部漓江流域的山水自然风物上。十多年来,他在对漓江山水和广西北部风景的长期观察和上千幅写生中,在中国传统绘画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形成了自己的艺术语言系统,从对漓江山石的水墨皴法,到对南方植物形态的造型和勾勒,对渔船、田野、村落、吊脚楼等对象的描绘,对漓江流域民风民俗的表现,对当代南方人文山水风景意蕴的追求,黄格胜都有自己独创的个人化符号,烙下了漓江山山水水深深的印记,也成就了其在中国当代画坛独一无二的艺术风格,而这些正是画家从无数的临摹和写生中融会古今画法、研究本土自然、比较东西方艺术精华,长年累积而得,是对画家探索表现漓江山水艺术几十年如一日的顽强努力的回报。黄格胜的漓江山水画虽然秉承了中国传统山水画的精髓,但无论在意境上和画法上,他的作品已经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个性化风格和地方特色并充满着人文关怀,画面上虽无一丝旧文人山水画的鳞爪,但又不失传统山水的气脉:既有传统山水画的深远、幽雅、淡泊意境,又洋溢着南方的清新、明朗、温润、秀郁的开放气度以及现代世俗生活的亲情和乡情。黄格胜的作品中的漓江山重水复、云蒸雾霭、老树新篁、万物欣然,浑厚中有幽深、壮丽处显灵秀,缀以乡村瓦屋、石桥阡陌、渔舟唱晚,有山水,有神韵,有现代生活,有文人精神,此四有,为漓江画派风格之精髓。其最新创作的《漓江百景图》洋洋一百余幅,是继其《漓江百里图》之后的又一个艺术高峰。在这批作品中,黄格胜的个人符号更加成熟和鲜明,是漓江画派山水画风格的典型代表。在十数年的写生和创作中,黄格胜已经完善了自己完整的山水艺术语言系统,为中国传统山水画艺术增添了新的元素,对中国当代山水画的发展作出了不可替代和不可磨灭的贡献,在中国当代画坛上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和地位。

  另一位漓江画派的代表画家张复兴则直接从传统山水画入手,以传统的勾勒、皴法、渲染、着色来表现南方山水。张复兴虽然有着非常深厚的传统功力,但他并不拘泥于古人,而是将古人的精华转换在当代的南方山水之中。张复兴根据广西北部山水风景的特点独创出一套长锋长皴加夹叶双钩描的画法,长锋长皴在表现桂北的崇山峻岭上大开大阖,充分表现出漓江源头山水那种苍茫、秀郁、高远、氤氲的气韵;而用夹叶双钩描表现南方的植物又得其阔大、清秀、飘逸、青翠、华滋之本象,形成了充满南方风韵的个性风格,在山水画界中颇具影响。

  油画家张冬峰的南方风景已经成为中国当代风景画界的一种标志,他的风景被人誉为“温暖的风景”。从表面上看,张冬峰的风景并没有突破前人的樊篱,他走的还是写实的路子,在形式上并没有令人眼花缭乱的现代派创新手法。实际上,表面温和但个性极为倔犟的张冬峰,是一个断不肯跟在前人的步履上作重复游戏的艺术家,他在许多元素上悄悄颠覆了传统写实油画的清规戒律,他那兼工带写、炉火纯青的油画技法既有西方表现主义不拘一格的浓涂厚抹,又暗含了中国传统水墨写意的自由书写精神,已经无法套用西方油画的任何风格流派,张冬峰以自己的艺术天赋和诗学修养真正开启了中国“油画民族化”的大门。在张冬峰貌似写实的作品中,我们绝对看不到传统写实油画那种过于僵化呆板、烦琐发腻的弊病,而呈现出一种大气、轻松、清新、明丽、令人神清气爽的大写意风骨和田园诗意象。细品之下,其作品中大至逶迤山岭田野杂树,小至路边花草鱼虫,甚至局部的勾勒和点染,无一笔不是率意挥写而为,但其画面又朴实到简直可以和原本风景乱真的地步,所以有评论家称张的作品是“意象写实风格”。另外,像南方丘陵这种本不为人注意的地方景色因为一个画家的作品而成为被注意的焦点,也堪称创造了一个画坛奇迹。同时,张冬峰的作品中深厚的人文内涵和充满南方山地的童年亲情、乡情的温暖记忆也是其能在中国画坛独树一帜的重要原因。

  油画家雷波的风景画也同样突出。和张冬峰不同的是,雷波原来擅长人物画创作,他的《石膏人形》系列曾经得到评论界不俗的评价,2002年起雷波把创作重心转向南方风景画,自此一发不可收拾。虽然同样是以南方平凡的丘陵山地为表现对象,但和张冬峰温情脉脉的故乡情结不同的是,雷波对童年故乡的描绘角度是从高处回望的,画面虽然冷峻而不动声色,但在那些被现代化进程所伤害的风景中,在那些沉默而干渴的红土地上顽强地生长着的生命中,我们仍然感觉得到画面色层下画家人文关怀的搏动血脉。雷波的风景画展示了南方风景宏大、严峻、坚实的另一面,这既和雷波那种坚韧不拔、永不言败的个性有关,更和他这么多年来走南闯北,长期在中国最高的美术学府接受训练,久经高层次文化艺术熏陶密不可分。雷波对在荒脊红土上生长的生命投注了如此多的热情,那红得发焦的大地上生长着的绿色就是一种顽强生命的象征,干渴而粗粝,永不服输,永不言败。我们在画中不难看出艺术家桀骜不驯的鲜明个性。

  国画家郑军里的人物画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就曾引起国内画坛的注意,他善画广西西北部的少数民族题材,尤喜画奔马。郑军里深爱唐代的绘画和雕塑且很有研究,并将其融入自己的人物画创作中,形成了非常个性的“郑氏人物”符号。另外,画家在技法上运笔轻松,水墨淋漓,在线与墨的融合上有独到的创造,无论是人物造型和笔墨功力都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在当代中国画画坛上有不俗的影响。

     油画家刘绍昆笔下的景和人既相互独立又浑然一体。他不喜欢单独的风景,他的画中总会有一个或几个美丽的女性作为亚热带风景的象征出现,使风景充满了女性的浪漫、热烈和神秘。把大自然等同于美女并不是刘绍昆的独创,但在他的风景中,在女人的身上我们看到的是风景的纯真和野性,而在风景中我们能感觉到女性无处不在的诱惑和清香,这种对自然与人的生命如何共生的困惑和追问,使刘绍昆的作品具备了典型的东方式象征主义风格而独立于当代美术潮流。

     国画家梁耀则是一个才气横溢的全面型画家,他的山水花鸟人物甚至书法诗歌都同样出类拔萃。梁耀的舞女系列率真大气,造型绝妙,在表现水墨舞蹈人物方面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山水和花鸟作品则清新脱俗,温润平和,笔墨老辣,品格高雅,有着潇洒轻松的南方才子气质和古朴天真的田园诗风,在国内画坛独具一格并将会产生越来越重要的影响。

  油画家黄菁酷爱描绘布满光明的风景,他喜欢将自己置身于一个看得见风景的窗口,所以他笔下的树林山地田野溪流总是显得色层丰厚而灿烂,自然和神性的光在画中交互作用,色彩的组合明丽辉煌又深远神秘,令人目不暇接。黄箐喜欢将光作为一种有魔力的源泉,而他则在这一不竭的源泉里吸取风景的灵感,最终发展成一曲华丽的南方田野交响诗章。

  国画家伍小东以笔法精致细腻、色彩优雅明丽取胜,他的花鸟画内涵法元人意境,题材则多取自广西本土,有南方山野风气,淡泊意远,文气悠长,富于中国文人画品格。

  国画家肖舜之则从南方遍地丛生的野草藤蔓中采掘出非常个人化的水墨符号,表现漓江山水、植被、村落、花草等华滋繁盛、生生不息的自然生命之谜。肖舜之喜以墨为主色调,不用丹青,墨分五色,笔墨纵横捭阖,老辣恣肆,新意盎然,在中国画语言符号上亦有出色贡献。

  漓江画派其他代表性的画家余永健、何纬仁、黄宗湖、姚震西、雷务武、谢森、白晓军、刘南一、周松、阳山、阳光、徐家珏、刘新、陈毅刚、黄少鹏、杨诚、韦军、唐玉玲、谢麟、蔡道东、肖畅恒、韦俊平、蔡智、庞海燕、吴以彩、蔡群徽、左剑虹、贺立言、李晓智、韦广寿、黄华兆、钟涛、王雪峰、熊丁等,也都在各自的领域中有着不俗的表现,这些画家的个性风格各异,画风画种也各有不同,但在讴歌南方美丽的自然生态和人文诗意生活方面则是一致的。漓江画派的画家们正是用自己才华横溢的作品,展示了现代南方新田园诗画风的无限魅力。

  21世纪是一个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世纪,现代新田园诗风格的回归或应运而生都是一种历史的需求和必然,“漓江画派”只是一个地方画派,但我相信,在得天独厚的自然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以及宽松的社会环境下,在广西艺术家们的不懈努力下,“漓江画派”在当代画坛上蓬勃生长的广阔空间是不言而喻的。